<pre id="vmrep"></pre>
<th id="vmrep"><em id="vmrep"><li id="vmrep"></li></em></th>

      
      
      <th id="vmrep"></th>
    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欄目導航

      法律論壇

      首頁 > 法律論壇 >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權利的元形式與權利變動的時間限制 高佩良

      2008-07-22 16:30:43 上傳者 : SystemMaster

          內容提要:分析法學用一種精確的方法對權利做了分解,提出四種法律關系及權利的元形式,這有利于梳理雜亂的英美普通法體系,但是作為一種實證方法的分析法學卻忽略了社會的價值性,本文試圖闡明分析法學的權利元形式理論,將其與德國民法的權利分類方式做一對比,然后用分析實證和社會實證相結合的方法論來研究變量之一??時間對權利的影響,也即時效制度的規定意義。
          關鍵詞:分析法學;權利;元形式;價值法學;時效

          18世紀以來,以“遵循先例”為基本原則的英美普通法經過數百年的發展,逐步形成了浩如煙海的判例,但整個法律體系卻因缺乏精確的法律概念和系統的邏輯結構而顯得雜亂無章,晦澀難懂,許多法學家認識到普通法的這一狀況,開始了對普通法的梳理工作,其中貢獻最為卓著的是分析法學流派。這一流派強調法學研究的對象為實在法,即對現行法律規范進行實證研究;通過對法律規則、法律規范或者法律制度的邏輯分析和語言分析,形成法律的一般概念、原理和體系。它以邊沁為先鋒,歷經奧斯丁、霍蘭德、薩爾蒙德、凱爾森、格雷、霍菲爾德等幾代大師的努力,逐步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關于法律概念分析的方法和體系。而在上述的分析法學家中,霍菲爾德可謂是法律概念分析的集大成者,本文以下試圖從分析法學對基本法律關系和法律概念的分析的基礎之上,用一套精當的語言來描述作為最基本的法律關系形式,來推導出權利的元形式。
          然而,分析法學把道德排除在法學研究范圍之外,也不顧及法律在具體應用中的千差萬別,認為惡法和良法都是法。這種側重于用科學分析和邏輯推理的方法研究現實中的法律、法律規范和法律制度的實證法學,顯然在現代社會發展中有失偏頗。法學中的另一種研究傾向是價值法學。從廣義上講,價值法學比較注重法是否符合客觀規律,是否符合社會理想,以及法的社會效益,總之是法的外部聯系;狹義地說,價值法學是從法學研究的主體??一人出發。探討法如何滿足人的需求的法學方法論。所以,它更關心學科的“感情色彩”。所以只有一套精當的術語對于法律的描述是不夠的,我們引入法律價值的分析方法,考慮在社會層面上的不同變量對于權利變動的影響,當然這是一個繁復浩大的工程,本文試圖僅從時間角度,在實證與價值結合的分析上,略窺一二。
           一、法律關系的元形式
          權利是一種法律關系,因此權利的結構實質上就是法律關系的結構。所謂法律關系是指法律所規定的法律主體之間的規范性關系。權利的形式就是權利在法律上的表現形態,而不是權利所保護的實質利益?;舴茽柕碌睦碚搶嶋H上已經向我們展示了權利的四種基本形式,也就是他所說的(嚴格意義的)權利、特權、權力和豁免。這里,以自然狀態和法律狀態兩個概念為基礎,提供一個關于權利的元形式的推理方法,來邏輯性的說明霍菲爾德的權利的元形式理論。[1]   法哲學家將法律出現之前的人類狀態,擬設為“自然狀態”,在這一狀態中人們享有絕對的自由,此即“自然自由”。但是,“自然自由”只能導致人類的盲目沖突乃至巨大混亂,所以,法律出現了。法律自其誕生始就是作為對自然狀態的一種反動而存在的,所以,法律狀態與自然狀態是兩個相互對立的狀態,其對立性就表現在法律的本質功能就是限制人們的自然自由,使人的自由通過法律而達到協調。所以,康德這樣界定法律,“法律是全部條件,根據這些條件,任何人的有意識的行為,按照一條普遍的自由法則,確實能夠和其他人的有意識的行為相協調?!盵2]法律的這種限制自然自由的功能,首先通過一種直接的方式實現,即直接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其中所謂“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就是法律義務,它是對自然自由的否定,這種通過直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的法律規則所規范的法律關系就是“權利(right)?義務(duty)”關系,這是法律關系元形式之一。
           但是,法律并不對所有的自然自由都加以否定,法律對部分自然自由仍加以肯定,但此種被肯定的自由已從自然狀態中的“自然自由”升華而為法律狀態中的“法律上的自由”了,法諺所曰:“法不禁止即自由”,其義正在于此。此種情形也是一種獨立的法律關系的類型,它在邏輯上是一種與“權利?義務”關系的相反類型的法律關系,即“無權利(no-right)?無義務(自由)(privilege)”關系,這是法律關系的元形式之二。
           此外,法律還通過一種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即不直接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而是授權某一法律主體,由它來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甚至由它進一步授權其他法律主體規定具體的法律義務。這里,所謂“授權”之“權”,就是法律權力。這種通過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的法律規則所規范的法律關系就是“權力(power)?責任(liability)”關系,這是法律關系元形式之三。
           同樣,在某些情形下,法律也沒有授予某法律主體以權力,即不存在通過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的法律規則的規范,法律保留了“自然狀態”中的“自然無權力”,并使其成為“法律上的無權力”,此種情形也是一種獨立的法律關系的類型,它在邏輯上是一種與“權力?責任”關系一種相反類型的法律關系,即“無權利(disability)?無責任(豁免)(immunity)”關系。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法律關系的四種元形式,其中兩種元形式即“權利?義務”關系和“權力?責任”關系是必須由法律規則明確規定的,而另外兩種元形式即“無權利?無義務(自由)”關系和“無權力?無責任(豁免)”關系是無須法律規則明確規定的,它們可以根據“法不禁止即自由”和“法不設責即豁免”的邏輯分別推演出來。當然,法律也可以明確規定“無義務(自由)”或“無責任(豁免)”,但此類法律規則不是基本的法律規則,而只是在整個法律體系中承擔技術性功能,如“但書”。
          二、法律關系中的法律利益(權利)與法律負擔的關聯性
          每一種法律關系的元形式都包含一種法律利益與一種法律負擔兩個方面,法律關系中的一方法律主體承擔法律利益,另一方法律主體承擔法律負擔,而所謂法律利益就是權利的概念,因此,每一種法律利益實質上就是一種權利的類型,所以,相對于法律關系的四種元形式,權利也具有四種基本類型。由于這里所謂的權利的四種基本類型的區分是以法律關系元形式為基礎,以權利的形式而不是內容為標準的,所以,也將權利的基本類型稱為元形式。如下:
          相對于法律關系元形式之一即(狹義)權利-義務關系,權利元形式之一就是(狹義)的權利。
          相對于法律關系元形式之二即無權利-無義務(自由)關系,權利元形式之二就是自由(無義務)。
          相對于法律關系元形式之三即權力-責任關系,權利元形式之三就是權力。
          相對于法律關系元形式之四即無權力-無責任(豁免)關系,權利元形式之四就是豁免(無責任)。
          以上所列權利的元形式,每一種形式的權利都必有一種相關的法律負擔存在,如(狹義)權利的相關法律負擔是義務,自由的相關法律負擔是無權利,權力的相關法律負擔是責任,豁免的相關法律負擔是無權力。不同形式的法律利益關聯著不同形式的法律負擔,法律利益與法律負擔的關聯性還包括在主體上的關聯,即某一主體享受法律利益,則必然有另一主體承擔關聯的法律負擔。這一點提醒我們,當我們說某人享有某權利時,我們一定要清楚這一權利所關聯的對象,即這一權利是以什么人的法律負擔為基礎的,是特定的個人?還是全部他人?還是部分他人?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愈具體,則“某權利”的含義就愈精確。
          法律利益與法律負擔關聯性理論不同于權利與義務的辨證統一理論。由于受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基礎的傳統法理學教科書的影響,許多人可能會將分析法學的法律利益與法律負擔關聯性理論等同于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權利義務辨證統一理論,實際上,兩者有根本的不同,前者指一個人享有法律利益,必然以另一個人承擔相關聯的法律負擔為基礎,而后者則指同一個人在享有法律權利時,也應承擔相應的法律義務??梢?,兩者的根本差異在于,前者是一個邏輯描述,而后者則是一個價值判斷。所以,范伯格反復強調:“權利和義務的邏輯關聯學說并不斷言,個人的權利必須以履行他本人的義務為條件,而只是說,他的權利必須與別人的應盡的義務相關聯,即一切義務都需要以他人的權利為條件,同時,一切權利都需要以他人的義務為條件?!?BR>     三、權利的元形式理論與德國民法學權利形式理論之比較分析
          以長于思辯為特色的德國民法理論將權利按所謂“法律上的力”也區分為四種類型,即請求權、支配權、形成權、抗辯權。下面將比較分析法學權利的四種元形式與我們所熟知的德國民法學權利形式,其外在形式和內在的不同。
           1、請求權(Anspruchechte)與(狹義)權利概念
      請求權的概念是德國法學家溫德夏特創制的,在德國民法總論中,民事權利依其作用,被劃分為支配權、請求權、形成權和抗辯權。在這一體系中,請求權是作為權利的一種重要類型出現的,它被定義為“權利人可以要求他人為一定行為或不為一定行為的權利?!盵4]從請求權的這個定義看來,請求權與(狹義)權利概念的內涵是基本一致的,其義都是要求他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權利。但是請求權概念的使用,在義務與責任之間人為增加了一個獨立的環節,即第一性義務的違反并不立即招致否定性的評價,而僅是賦予權利人請求權,在此請求權不能得到滿足時,方才產生訴權,再通過訴權,來強制義務人履行義務,訴權的產生,成為了對請求權的救濟。實際上,由權利自身產生一個請求權,是17、18世紀注重權利觀念的產物,而權利概念本身就帶有濃厚的價值色彩。就理念的層面而言,它無疑是正確的。溫德沙伊德受其影響,認為權利的本質是個人意思所能支配的范圍,意思之所至,權利應隨之變動,依此說,權利人的意思具有命令的或者規范設定的功能。因此,權利人之請求具有強加或確定義務的作用。但是,從解決實際問題的角度而言,此主張就值得商榷了。使權利得以實現的,是義務而非請求,義務是明確而具體的,它或者由雙方約定,或者由法規予以明確規定。而權利的范圍往往并不明確,因為權利終究是一個抽象的東西。[5]因此可以說“請求權概念在產生之初是為了在實體法和程序法之間架構一座橋梁,因此,它同時具有實體法和程序法上的意義?!?BR>    (狹義)權利概念是指,在一方法律主體(甲)必須為另一方法律主體(乙)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法律關系中,另一方法律主體(乙)所處的法律地位,即另一方法律主體(乙)具有要求一方法律主體(甲)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正當性。狹義的權利概念本質上是一種十分抽象的理念,是一種無形的規范關系,令人難以直觀把握,但在實踐中,它往往通過擁有(狹義)權利的一方法律主體的請求行為表現出來,所以,在法學史上,法學家通過“請求”這一形象的概念來把握(狹義)的權利概念。例如,在英美法系,法學家用“claim”一詞來表示狹義的權利概念,而在大陸法系,民法學家則用“請求權”(Anspruchechte)的概念來表示狹義的權利概念。但是,嚴格說來,用一個形象的行為來演示一個純粹理念上的規范關系是一種不嚴謹的做法。
           2、支配權(Herrschaftsrechte)與自由的概念
          “支配權者,直接支配權利客體之權利也。例如人格權,身份權,物權,準物權及無體財產權是。支配權,于支配作用外,同時有于自己之支配 范圍內,禁止他人妨害之作用,通常稱為禁止權(Verbietungsrecht),但禁止作用,不能離支配權而存在,要求他人作為或不作為之權利也?!盵7]它在本質上是一種自由,但是,支配權的概念在外延上比自由要小,這里的自由概念與我們的日常意識所理解的自由概念不盡相同,它純粹是對義務的否定,它是指在一方法律主體(甲)無權利要求另一方法律主體(乙)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法律關系中,另一方法律主體(乙)所處的法律地位。這里自由的內容可以包括各種各樣的行為,而支配行為只不過是其中的一種行為而已。所以,如果用支配權這樣一種非純形式上的定義來表示一種權利的基本類型,顯然是不嚴謹的。
          3、形成權(Gestaltungsrechte)與權力的概念
      “得依權利人一方的意思表示而使法律關系發生、內容變更或消滅而稱為形成權?!纬蓹嘞蒂x予權利人得依其意思而形成一定法律效果的法律之力,相對人并不負有相對應的義務,只是受到拘束,須容忍此項形成及其法律效果?!盵8]所以,形成權的嚴格定義系指通過法律行為使特定法律關系發生、變更與消滅的權利。
          本文所界定的權力的概念就是法律通過一種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即不直接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而是授權某一法律主體,由它來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甚至由它進一步授權其他法律主體規定具體的法律義務。由此可見形成權與權力的概念在內涵和外延方面可以基本等同。
          4、抗辯權(Einrede)與豁免的概念
          “抗辯權是指對抗他人行使權利的權利。例如,當事人互負債務,沒有約定先后履行順序的,應當同時履行。一方當事人自己未履行而請求他方先履行時,他方有權拒絕其履行請求,此為同時履行抗辯權(《合同法》第66條)??罐q權的作用在于“對抗”、“反對”,阻止他人行使權利,但他人的權利并不因此而消滅??罐q權的行使,以請求權的存在并且提出請求為前提。在未提出請求權的情況下,抗辯權無從行使。權利已經消滅的情況下,不適用抗辯權。例如,債務已經履行,債權已消滅,一方如果提出請求,他方有權拒絕,否認其權利存在,這在性質上可稱否認權,不屬于抗辯權。[9]由上述抗辯權的定義可以看出,抗辯權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抗辯權是妨礙他人行使其權利的對抗權。至于他人行使的權利是否為請求權,在所不問。從邏輯上而言,無請求即無抗辯,無請求權即無抗辯權存在的必要。所以,民法上的抗辯權應僅指狹義的抗辯權。即專指對抗他人請求權行使的權利,也就是拒絕相對人請求給付的拒絕給付權。
           豁免的相關概念是無權力而相反概念是責任。法律也沒有授予某法律主體以權力,即不存在通過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的法律規則的規范,法律保留了“自然狀態”中的“自然無權力”,并使其成為“法律上的無權力”,就是豁免。所謂豁免-無權力的關系就是指存在于A與B之間的一種法律關系,在這種關系中,B不具有法律權力去改變現存的A與B或A與其他人的法律關系,此種法律關系對于A來說即豁免,而對于 B來說即無權力(disability)。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豁免的含義不同于抗辯權。
           權利的元形式是分析法學家們基于普通法的概念混亂狀態而提出的一種精確的分析方法,而德國民法所對于權利的分類是以“法律上之力”的性質為劃分標準。兩者劃分的出發點不同,以致在具體概念的內涵方面有其差異,但是無疑這種對權利的劃分方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使我們能夠在此基礎上得以更深刻的理解權利,這個在民法學甚至整個法律中最核心的概念,也為我們研究其他的法律概念與法律關系提供了認識論的基礎。
           四、利益衡平方法之時效制度
           關于權利元形式的分析方法是一種精確的分析方法,對于權利的劃分系統而嚴謹,這種研究方法是從結構上研究法律,而不是從心理和經濟上論證法律的作用,也不是從政治和倫理上探討法律的價值。它主張法律是人類的命令,認為法律與道德或者實在法與當為法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認為對于法律概念的分析是一項意義重大的工作,它不同于對于法律的來源與運作的歷史學和社會學的研究,也不同于自然法學的方法,法律體系是一個“封閉的邏輯體系”,正確的法律判決可以從與社會目的、道德標準毫無關系的既有的法律規定中,以邏輯的方法演繹出來,認為道德判斷不能象事實的陳述一樣,在證據的基礎上以合理的推理予以確認。分析法學雖然精確,但是它把法律現象和法律理論都當成一種符號,是對法律進行一種符號學研究,脫離了道德與經濟的因素,我們應該把這種實證法學的研究方法與社會法學的研究方法結合起來,從社會的實際價值效用出發,研究法律衡平作用機制,才能更好的研究法律,發揮法律的作用。一個健康豐滿的法學方法論應當是分析實證和社會實證相結合的方法論。
          現代法律講求秩序,人們在參與生活時,以秩序作為決策的前提。哈耶克說:“所謂秩序,我們將一以貫之的指這樣一種事態,其間,無數且各種各樣的要素之間的相互關系是極為密切的,所以我們可以從我們對整體中某個空間部分或某個時間部分所作的了解中學會對其余部分作出正確的預期,或者至少是學會作出頗有希望被證明是正確的預期?!盵10]合理秩序對自由的意義與平等對自由的意義是相通的,沒有相當的平等便不會產生民法所要求的自由,同樣,秩序的缺失必然導致自由的喪失。秩序表現為事物發展的的規律性,可預見性,及人們心態的安全性等 ,沒有秩序人們便不會感覺是安全的,不會認為是自由的。秩序是與自由同生共死的。此其一。其二,自由的發揮有利于形成新的秩序。在自由的社會中,人們更容易嘗試新的方法,更容易接受新的事物,新的事物的出現必然會依據其特性帶給人新的體驗,新的規則,這在現今科學技術高度發展的時代表現得更淋漓盡致。因此在分析法學的精確性中加入對秩序穩定性的價值考慮,引入時間變量,考察權利的元形式在一定事實狀態在較長時間持續,獲得秩序的構成部分的品格,以及這種狀態所昭示的法律意義,即占有人被推定為被占有人,請求權怠于行使被推定為拋棄,形成權在一定時間后歸于消滅等意義?!按说纫饬x,是與權利的本來情形是恰恰相反的”[11]下面從權利元形式的推理中加入時間變量來說明分析實證法學與價值法學方法論的結合。
           還是用從自然狀態到法律狀態這個假設作為邏輯推理的起點。人類最初處于“自然狀態”中,但是“自然自由”導致人類的盲目沖突乃至巨大混亂,所以,法律作為對自然狀態的一種反動誕生了。法律的本質功能就是限制人們的自然自由,使人的自由通過法律而達到協調。法律的這種限制自然自由的功能,首先通過一種直接的方式實現,即直接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這是權利元形式之一?(狹義)的權利,也即德國民法理論上的請求權。但是該項限制別人自由的權利并不是沒有限制的,如果涉及他人的利益,也必然受到秩序的合理限制??紤]到時間變量,為了交易的穩定性,如果請求權人長期怠于行使權利,聽任此種狀態存在,便易使法律關系處于不穩定狀態。從交易的價值考慮,法律明確規定權利的保護期間,則有助于法律關系的及時清結,有利于交易秩序和交易安全,也可以提高權利行使的效率,降低訴訟中的證明費用,這就是消滅時效的規定意義。
           此外,法律還通過一種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即不直接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而是授權某一法律主體,由它來規定人們必須做什么,或必須不做什么,甚至由它進一步授權其他法律主體規定具體的法律義務。這里,所謂“授權”之“權”,就是法律權力。這是權利元形式之三?權力,也即德國民法理論上的形成權。消滅時效是消滅怠于行使的公力救濟權,消除對別人自由限制的不穩定狀態,從而形成新的秩序。而所授之形成權的存在,打破的舊的秩序,這種權力的不穩定狀態也影響了交易的穩定與安全,因此法律上規定除斥期間來消除所授予的權力的不穩定狀態,使原有的秩序得以繼續存在。
          法律并不對所有的自然自由都加以否定,法律對部分自然自由仍加以肯定,同樣,在某些情形下,法律也沒有授予某法律主體以權力,即不存在通過間接的方式限制自然自由的法律規則的規范,這里自由從自然狀態中的“自然自由”升華而為法律狀態中的“法律上的自由”;“自然狀態”中的“自然無權力”,并使其成為“法律上的無權力”。這就是權利的元形式之二?自由(無義務),與權利的元形式之四?豁免(無責任)。這兩種權利體現了私法自治是穩定的形態,因此時間的經過,不需要限制權利。
           五、復合性權利??所有權的時效規定
          “所有權”概念是民法上最為重要的概念。在關系的結構上看,所有權概念所表征的法律關系不是一個法律主體與另一個法律主體之間的關系,而是所有權人與一切其他人的關系,即一個法律主體與多個法律主體之間的關系,這種復合性的關系可以分解為若干“一個法律主體與一個法律主體之間”的關系,即所有權人與每一個其他人之間的關系。在關系的內容上看,所有權并不是一種權利的元形式,所有權概念所包含的所有權人與每一個其他人之間的關系,它們的內容都是一樣的,都包含四種法律關系的元形式(權利的元形式):
           1、(狹義)權利?義務:所有權人有權利要求每一個其他人不侵占其財物、不妨礙其對于財物的任意行為(如占有、使用甚至損毀行為),每一個其他人都有義務不侵占其財物、不妨礙所有權人對于其財物的任意行為。
           2、自由?無權利:所有權人有自由對其財物進行任意行為,每一個其他人都無權利要求所有權人不進行對其財物的任意行為,如占有、使用甚至損毀等。
          3、權力?責任:所有權人有權力處分其財物,每一個其他人都有責任承受因所有權人的處分行為而產生的法律關系。
          4、豁免?無權力:每一個其他人無權力處分所有權人的財物,每一個其他人的處分行為對所有權人都不產生法律效力,即所有人具有對抗他人處分行為的豁免(權)
          所有權包含了四種權利的元形式,但是為了提高了物的使用效率,作到“物盡其用”,促使權利人及時行使權利,充分發揮財產的利用效率,需要在時間維度上規定一定的時間經過制度,督促權利人在客觀上重視和運用自己的權利,促使他們更精心地管理自己的財產,否則將有喪失此財產權利的可能性。這種制度就是取得時效,它的價值在于維護社會秩序的安定。如果權利人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睡眠于權利之上,而由他人在其財產上行使權利,那么這種事實狀態經過一定的期限,就會形成一種相對穩定的社會關系,圍繞著這種關系還可能形成與其聯系的各種社會關系,這就是社會秩序。如果“權利上的睡眠人”隨時可能去推翻這種客觀存在的事實狀態,不僅會影響社會秩序的正常運行,而且對人們的社會信賴造成威脅,交易的安全和法律關系的穩定也就無從談起。因此從價值法學的角度,考慮到時間持續的狀態對權利的影響,有必要建立取得時效制度。
            
          參考文獻:
          [1] 王涌:《法律關系的元形式?分析法學方法論之基礎》[J],《北大法律評論》,1999年,1(2)
      《權利的結構》[J],《法哲學與法社會學論叢》,2001年,4
      《尋找法律概念的“最小公分母”?霍菲爾德法律概念分析思想研究》[J],《比較法研究》,1998年,2
         [2] 康德:《法的形而上學原理?權利的科學》[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7年
         [3] 范伯格著,王守昌、戴栩譯:《自由、權利和社會正義?現代社會哲學》[M],貴州:貴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
         [4] 江平、王家福:《民商法學大辭書》[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
         [5]梅夏英:《從“權利”到“行為”》[J],《長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年, 1
         [6]王少禹:《請求權概念辨析》[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06年,21(1)
         [7]胡長清:《中國民法總論》[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7年
         [8]王澤鑒:《民法總則》[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1年
         [9]魏振瀛:《民法》[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
         [10]F?哈耶克著,鄧正來、張守東、李靜冰譯:《法律、立法與自由》[M],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0年

      ? 山東齊魯(威海)律師事務所 電話:0631-5286209 5286279 5206148 傳真:0631-5202397 地址:山東威海統一路402號 魯ICP備19035080號-1 技術支持:力豐網絡
      艳妇厨房激情-av免费网站在线观看-真人新婚之夜破苞第一次视频-免费观看h黄动漫网站-yy6080韩国三级理论无码-好爽…又高潮了粉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