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vmrep"></pre>
<th id="vmrep"><em id="vmrep"><li id="vmrep"></li></em></th>

      
      
      <th id="vmrep"></th>
    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欄目導航

      法律論壇

      首頁 > 法律論壇 >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主體身份的界定及法律適用》 鄒丹

      2015-09-01 09:32:37 上傳者 : admin

       

       

      《“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主體身份的界定及法律適用》

      山東英良泰業律師事務所      鄒丹

      內容摘要:本文通過對最高人民法院《司法信箱》“私貸公用”案件如何確定被告的回復意見和山東省高院對“私貸公用”案件的審判指導精神進行分析認為,該類案件判決實際用款人直接承擔還款責任所適用的法律已經突破了《合同法》第402條的規定,是對法律作了擴大化理解的結果,由于這種理解是以破壞合同的相對性為代價的,雖然在特定的時期起到了維護金融貸款秩序的作用,但因無法律的明確規定,因此審判實踐中應當對該類案件當事人各方主體的身份進行嚴格界定,不宜推廣適用。
      關鍵詞:借款合同 私貸公用 法律適用
      “私貸公用”并不是一個準確的法律術語,這個名詞經常出現在法官以及學者的論述當中,到底什么樣的案件屬于“私貸公用”案件,并沒有明確的法律法規予以規范。實踐中,以個人名義向金融機構或某一單位借款給另一單位使用的案例很多,是否這類案件都可以認定為“私貸公用”案件?筆者認為,必須對“私貸公用”案件有一個正確的界定,才能對該類案件做出正確的處理。
      一、“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主體身份的界定
      從廣義上理解,凡個人向法人或其他組織借款,所借款項由另一法人或其他組織實際使用的案件都應當屬于“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該類案件因為貸款主體的不同又可分為“私貸公用”金融借款案件和“私貸公用”民間借款案件。前者又可以分為三種類型,個人是單位的職工,該個人向金融機構借款給所屬的單位使用;個人不是單位的職工,該個人向金融機構借款給單位使用;個人是單位的職工,但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單位以該個人的名義借款給單位使用。在前者的基礎上將上述三類案件中的金融機構換成沒有貸款資質的非金融機構,又可以派生出三類案件。如果將該類案件的主體進一步擴大,還會有“私貸私用”、“公貸私用”兩類案件出現。是否這幾類案件都可以認定為“私貸公用”案件進行處理呢?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0年《人民司法》第1期、第2期《司法信箱》欄目通過對兩個問題的解答對該類案件被告的確定給出了意見。問題一是某破產單位負責人以個人名義向銀行貸款并用于單位生產經營,誰應承擔還款責任。答復是單位負責人以個人名義貸款,無論是否用于本單位的生產經營,都應由借款人即單位負責人償還。問題二是原告某信用社與被告韓某借貸糾紛案,審理中發現韓某在借款時是村委的會計,村委指派韓某以自己的名義向原告貸款,所貸款項當即被原告扣還該村以前貸款,余款被用于村玩具廠的經營,問應如何確定被告。答復是可以將村委會列為被告。后該兩個問題被編入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觀點集成》,題目是“私貸公用”借貸糾紛案件如何確定被告。[1]這兩個問題表明了最高院對“私貸公用”案件的處理意見。從這兩個案件可以看出,借款的個人與實際用款人具有行政隸屬關系,借款人是職工,實際用款人是該職工所在單位。貸款人是金融機構。
      2008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合同糾紛審判實踐中的若干疑難問題》中對“私貸公用”案件這樣定義,“私貸公用”案件是指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工作人員以個人名義向金融機構借款,所借款項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實際使用的案件。[2]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報“大要案紀實”欄目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辦案法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講,“私貸公用”顧名思義,“私”者指私人、個人(自然人),“公”者即單位(法人或其他組織)?!八劫J公用”的含義即以私人、個人的名義從銀行等金融機構借款,實際由單位來使用,以后的本息償還等也是由單位來進行。[3]從上述定義看,“私貸公用”案件包括三個主體,即法人或其他組織的工作人員即名義借款人;金融機構即貸款人;法人或其他組織即實際用款人。該定義對三類主體身份的界定與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兩個問題案例中主體的身份相一致,即名義借款人只能是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工作人員,貸款人只能是金融機構。實際用款人只能是法人或者其他組織。
      從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見以及《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合同糾紛審判實踐中的若干疑難問題》中對“私貸公用”案件的定義來看,筆者認為“私貸公用”案件主體的身份應當進行嚴格界定,不宜作擴大化的理解。具體理由筆者在下文詳述。
      二、實踐中“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的幾種處理方式及理由
      從各地法院的判例看,該類案件的處理主要有四種方式。
      第一,無論金融機構對私貸公用是否知情,均判決實際用款人承擔還款責任,名義借款人免責。該種判決的理由有三,首先,根據權利與義務相一致原則,誰用款誰還款;其次通常在單位與職工之間就私貸公用事宜訂有協議,職工貸款系職務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43條的規定,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再次,單位與職工之間形成委托關系,受托人從事委托事項的法律后果應當由委托人承擔。
      第二, 無論金融機構對私貸公用是否知情,均判決名義借款人承擔還款責任。理由是,合同具有相對性,個人向銀行貸款,借貸關系只存在于該個人和銀行之間,銀行與該個人所在單位之間沒有借貸關系,如果個人所借款項用于單位的生產經營,則在該個人與其所在單位之間形成另一種法律關系,可另行處理。如果任由個人借款而判單位承擔還款責任,那么個人就只享受借款的權利而不承擔還款的義務,在單位沒有還款能力的情況下對借款合同的相對方即金融機構是不公平的,不符合權利與義務相一致的原則。
      第三,判決名義借款人和實際用款人承擔連帶還款責任或者共同還款責任。理由是這樣能夠最大限度的保護貸款人即金融機構的合法權益,保證信貸資金的回收。
      第四,視金融機構在借款時對私貸公用行為是否知情,有兩種處理方式,金融機構在借款時知情的,判決實際用款人承擔借款責任,名義借款人免責,如果不知情,則判決名義借款人承擔還款責任,名義借款人與實際用款人之間的關系另行處理。理由是根據《合同法》第402條之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授權的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筆者認為,第一種方式在金融機構不知情的情況下,判決單位承擔還款責任,破壞了合同的相對性,損害了金融機構的利益。第二種方式應當是處理該類案件的原則,但應當有例外,即在金融機構明知且同意的情況下,按照法律的規定,該合同應當直接約束委托人即單位。否則判決單位承擔責任則于法無據。第三種方式偏重于保護金融機構的利益,但卻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第四種方式是目前的主流意見。
      三、對“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主流處理意見的評議
      (一)“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出現的原因
      “私貸公用”案件的出現的原因通常有兩種,第一種,單位資信程度不高,不符合借款條件,無法通過正規程序從銀行等金融機構獲得借款,但單位又確有資金需求,在這種情況下,單位就會想到“曲線救國”,以個人名義借款給單位使用,以滿足單位的資金需求。個人借款單位使用,實際上個人只是一個簽字的傀儡,喪失了對款項的支配、使用、控制權,作為一個正常的有理性思維的人,都會想到借款不還可能產生的不利法律后果,如果其仍選擇作為名義借款人,則法律應當讓其承擔還款的責任。但如果個人是單位的職工,與單位之間存在行政隸屬關系,單位可以通過一些方式向個人施加壓力,個人雖不情愿但卻不得不為之。而且在從眾心理的支配下,個人擔任了名義借款人的角色也是情理之中的。但在該種情況下,一般在單位與職工之間會有約定,由單位承擔借款合同中約定的還款義務,而且,這種約定不會讓金融機構知道,避免金融機構拒絕放貸。
      第二種,單位不符合借款條件,但單位與金融機構之間通常有良好的關系,在此情況下,金融機構會參與謀劃或者默許單位的“曲線救國”計劃,另外,金融機構出于款項安全回收的考慮,有時也會主動要求以個人名義貸款給單位使用。金融機構在借款時負有法定的審查義務,其對借款人提供的資料、借款的用途以及借款人的資信情況等有法定的審查和調查義務,有義務對借款的使用、借款的可回收性進行監管和評估。如果金融機構參與了或者默許了單位與職工之間的貸款計劃,則其在審查時往往心照不宣,只進行形式審查而忽略了實質審查,從而使個人的貸款申請順利通過。
      (二)“私貸公用”案件的法律適用分析
      如果僅僅存在上述第一種情形,不能成為法律放棄對個人課以還款責任的正當理由。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則,除法定情形外,合同雙方的當事人不能對合同之外的第三人課以責任或義務。個人與金融機構之間就借款形成合意,二者之間形成借貸法律關系。個人與單位之間就委托貸款形成合意,二者之間形成委托法律關系。兩個獨立的法律關系,應當分別予以處理,個人承擔還款責任之后,可以依據委托法律關系向單位追償。如果職工與單位之間確有委托關系,根據《合同法》第403條規定,個人也可以向金融機構披露其與單位之間的委托關系,由金融機構選擇個人或者單位作為相對人主張權利。也就是說,金融機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法律賦予了金融機構選擇權,該條較好的保護了善意的合同相對人的利益。
      如果存在上述第二種情形,實踐中通常傾向于直接判決單位即實際用款人承擔還款責任,主流意見認為法律依據是《合同法》第402條的規定。筆者認為,適用該條規定有四個要件,第一,實際用款人與名義借款人之間有委托關系,且有明確的授權范圍。也就是說委托人在委托受托人與第三人簽訂民事合同時,應當有接受委托人與第三人所簽合同的約束并承擔相應法律后果的意思表示。[4]如果委托人并沒有該意思表示,只是要求其工作人員以個人名義借款給單位使用,則該實際用款人并不具備該規定中委托人的身份。第二,金融機構知道實際用款人與名義借款人之間的代理關系。這里的知道應當是一種客觀事實,對借款人的舉證程度要求很高,必須有確切證據證明,不能是通過推斷認為金融機構“應當知道”。第三,金融機構在知道實際用款人與名義借款人之間存在代理關系的前提下仍同意與受托人簽訂借款合同。如果金融機構雖然知道單位與個人之間具有代理關系,但拒絕貸款給單位,只同意貸款給個人的,不能直接認定單位為實際借款人。只是該種情況下就應當由金融機構承擔舉證責任了。第四,知道的時間應當是在簽訂借款合同時,如果金融機構是因單位的還款行為才知道單位是實際用款人,就不能認定單位是實際借款人。
      山東省高院在《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合同糾紛審判實踐中的若干疑難問題》中認為認定是否是“私貸公用”案件須審查是否具備以下特征:1.單位是否存在授意或命令其工作人員、職工進行借款的行為;2.與金融機構簽訂借款合同的是否涉及單位的大量工作人員或者職工;3.金融機構是否直接將款項打入單位賬戶或者專設賬戶,或者金融機構是否有接受單位還款、還息及支付其他費用的行為,或者金融機構與單位之間是否曾就還款達成過協議;4.是否存在金融機構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單位是實際用資人的其他情形。對于不具備上述特征的案件,即使存在工作人員或者職工借款后又轉借給單位的情形,也不能認定為“私貸公用”,處理時應嚴格、堅持合同的相對性原則,由借款人承擔責任。[5]
      比較上述“四要件”和“四特征”,筆者認為,關鍵是對《合同法》第402條“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當中的“知道”的理解和適用。402條的“知道”應當是指有證據證明第三人知道。這里沒有采用“應當知道”的表述,說明立法者對該處的“知道”是采取嚴格限制態度的,不能用一般推定得出“知道”的結論。山東省高院的“四特征”中的前三項即使成立也都不能直接認定金融機構知道,第四項則直接表述為“知道或應當知道單位是實際用資人的其他情形”,從該表述看,山東省高院對金融機構的知情是采推定主義的。嚴格說,在金融機構知情的情況下判決實際用款人承擔還款責任是符合法律規定的,但對這種知情采推定主義則是對《合同法》402條作了擴大化的理解,筆者認為,這也正是最高人民法院和山東省高院將“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作為單獨的一類案件提出四點認定特征并對該類案件的主體進行嚴格界定的原因。目的是防止對該類案件隨意擴大適用。
      (三)對主流處理意見的評議 
      《合同法》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該條確立了合同的相對性原則。判決合同中的借款人承擔還款責任是處理該類案件的原則。如果存在《合同法》第402條規定的情形,基于受托人在授權范圍內從事的法律行為其行為后果由委托人承擔的法律規定,判決實際用款人承擔還款責任并沒有破壞合同的相對性原則,相反這種做法其實正是體現了合同的相對性。而且該法律規定應當適用于任何可以代理的合同案件,而不僅僅是針對“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和山東省高院之所以將“私貸公用”案件作為一類特殊的案件對其定性作出規定,探究根源應當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考慮了貸款主體的特殊性,貸款主體是金融機構,金融機構不同于一般的民商事主體,其肩負著執行國家金融政策的特殊使命,其對借款主體的資格及借款用途負有法定的審查義務。第二,“私貸公用”案件由于具有一定的違規操作性,因此該類案件外在的形式、資料等一般都比較合規,特別是在金融機構參與或默許實際用款人違規操作的情況下,通常很難找到確實的證據證明金融機構知道實際用款人與名義借款人之間有委托代理關系。但如果放任這種情形愈演愈烈,最終會導致金融秩序混亂,金融調控手段失靈,如果一概判決實際借款人及個人還款,還會造成很多社會不穩定因素。在這種情況下,設定一些客觀的要件,推定金融機構知道,可以有效的遏制該類案件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金融秩序的穩定。
      最高院和省高院的意見雖然不是司法解釋,但對地方法院的判案卻起著舉足輕重的指導作用。司法實踐中,有些法院對上文所述派生出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也會比照“私貸公用”案件進行處理,在法律適用上采推定主義。筆者認為,民間借貸的貸款人只是負有一般的注意義務。民間借貸絕大多數是憑借感情和信用出借款項,不能苛求民間借貸的貸款人對借款人的情況進行調查,也無權對貸款的使用情況進行監管。借款人作為一個理性的人在簽訂借款合同時就應當知道其應當承擔償還款項的后果,迫使其對自己的行為做出理性的選擇。因此在法律沒有明確規定存在“應當知道”的情形合同就直接約束委托人的情況下,最高院和省高院的意見應當僅僅適用于“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案件,對民間借款糾紛案件以及本文前面提到的類似案件應當嚴格按照《合同法》第402條的規定適用。

      引用文獻:
      [1] 劉德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觀點集成①》,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版,第382頁。
      [2][5]《山東審判》,2008年第3期,第34-38頁。
      [3]田浩、祁云奎、張華,《私貸公用:個人失信受屈,銀行失查受過》,人民法院報2009年6月25日。
      [4]丁海芹,《對“私貸公用”借款合同糾紛的法律思考——以還款責任主體為視角》,日照市東港區人民法院網站,2011年12月30日。

      ? 山東齊魯(威海)律師事務所 電話:0631-5286209 5286279 5206148 傳真:0631-5202397 地址:山東威海統一路402號 魯ICP備19035080號-1 技術支持:力豐網絡
      艳妇厨房激情-av免费网站在线观看-真人新婚之夜破苞第一次视频-免费观看h黄动漫网站-yy6080韩国三级理论无码-好爽…又高潮了粉色视频